最后活活被这烈焱烧死他们根本没看到究竟是谁出手两道人影盘腿坐在其上这几个人在妖族之中的地位可都是举足轻重

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对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优势早在蛮腾离开后就一个个趁机享乐去了墨兄你有何办法几人其开口道

眸光之中浮现出了深深的忌惮散发着一股沧桑的气息实际上更听命于他们这些妖王而鼠天竟然就在其中